FLOAX Floatation Therapy Spa | journey to the edge of the universe

每次看著鏡子裡的自己
我都在想
這個年代要活著真的不容易啊

就是
我們這一代人
跟我媽的年代不一樣
我們不(只是)想生計的問題
還有社會的期望
還有朋輩的比較
各種各樣學業工作家庭愛情友情社會公義的
把我們壓得喘不過氣

離開了學生年代也不是能任性地說走就走去旅行
一天到晚拿酒精麻醉當減壓也不是辦法

今天來跟大家介紹一個新玩意
來自Floax的 漂浮式水療

Processed with VSCO with a6 presetProcessed with VSCO with a6 preset

Continue reading “FLOAX Floatation Therapy Spa | journey to the edge of the universe”

黑與黑頭髮

我也忘了我有沒有在這邊說過
在我二十二歲之前
我從來都不穿黑色的衣服
像最普遍的biker leather jacket
我有棕色白色綠色
但最普通的黑色
我沒有

而我不穿黑衣服也是有原因的
因為我本來的髮色就很黑
Hex colour code #000000
然後我就覺得當我穿起黑色衣服的時候
頭髮跟衣服就整個連成一塊
像一團的黑色在街上移動

Continue reading “黑與黑頭髮”

懶惰冬季衣櫥

最近突然好多人問我
為什麼我不再更新我的博客
我這個人啊 從不為自己找藉口的
所以答案是 因為我懶

我也很誠實地告訴你們一件事
我整個冬季啊 就只在首爾買了一件大衣
完了
沒了啊
我什麼都沒買
我每天都穿著差不多的衣服
那你要我怎樣告訴你有什麼好買嘛

001

Continue reading “懶惰冬季衣櫥”

弱水三千

大學的圈子說大不大說小不小,反正大家的生活圈子總是重疊又重疊。
最近,閨蜜團隊裡面有位親喜歡上了一位男生。
(我們姑且叫她鬼怪新娘吧,因為她總帶著鬼怪新娘的紅色頸巾。)
然後每到這些時候,我們總是習慣把姊妹淘都找出來好好商討對策。

沒有酒的約會我不去,所以大家很貼心地為我選了一家安靜的酒吧。

然後甫坐下,我們的毒舌小妖就看著鬼怪新娘說:
「我是真的沒有想過你會選他。你究竟是看上他什麼啊?」

我個人是覺得這問題問得有點無聊,
因為對我來說愛情是一種感覺,
是一剎那讓你泥足深陷的衝動,
不是拿著數學方程式就可以量化的。

所以英文裡面「chemistry」這個字,
的確是既精準又漂亮地把這種感覺給描述出來。
而這個是一個沒有答案的問題,
如果有個人說得上一個確實的答案,
那就不是愛情。

鬼怪新娘說其實她也說不上為什麼,
就論外形跟背景他沒什麼過人之處,
但就感覺跟他在一起的時候很快樂。

我在旁邊笑了笑,
這是我喜歡的答案。

鬼怪新娘是一個非常聰穎的孩子,
我一直覺得她不是很容易交到男朋友的原因不是她性格不好或是不夠漂亮,
只是市場上能夠跟她的智慧接軌的男生並不多。

鬼怪新娘補充說她覺得這男生很有想法,
很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麼,
跟他討論事情總是能被intellectually inspired。

我也認識這男生,所以對於這點我也表示認同。

毒舌小妖放下了她的lime soda,反了反白眼。
這也是在我預計之內的,
我知道毒舌小妖向來對這男生沒太大的好感。

毒舌小妖跟這男生的前女友是朋友,
我早就從毒舌小妖口中聽過關於他們分手的故事。
她潑了潑鬼怪新娘的冷水:
「你知道他跟他前女友是因為什麼分手的吧。」

聞說就是前女友覺得這男生出來工作了這麼久還是一事無成,
嫌他不夠上進、沒有人生目標,然後兩個人的生活步伐不一致,
覺得繼續在一起也沒有意思,所以分開是對雙方最好的選擇。

也是典型的「廢話型」理由。

這在我們眾多圈子流傳了這麼久的故事,我們鬼怪新娘怎會沒聽說過。
她也沒說什麼,就喝了一口她的那杯sauvignon blanc。

正能量天使在這時候發揮著她正能量天使的職責,
繼續說著像什麼要對未來有信心啊,大概他已從經歷中學習,一定會幸福的云云。

我搖搖杯裡面那顆球狀的冰塊,原來我在聽故事的過程中,
已經很安靜地把我的威士忌給喝完了。

討論似乎是被我把玩冰塊的聲音打斷了,
然後大家都把頭轉過來看著我:
「毛莉姐今天晚上很靜,有何高見啊?」

「鄙人才疏學淺,談不上有什麼高見。

「但我想說的是,坊間流傳的,都只是前女友一方的版本,
加上我總覺得這世界上任何關於分手的理由
都只不過是人類用來修飾『不愛了』
而構造出來冠冕堂皇的藉口,
說穿了也沒什麼參考價值。

「那女生能夠有這麼多理由來控訴,
我只能說她是真的不再愛這個男人了。
因為愛一個人的時候,
你是選定了這個人,
你會包容他的一切缺點,
然後盡自己最大的能力去為他彌補那些缺點。

「記住我說的是彌補,不是改變,是有分別的。

「然後談到選定一個人,
就是所謂『任憑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飲』,
愛情海三千公里的水雖多,
但我就只舀一瓢來喝,
前面的或許更好喝但我不管,
我就只舀你這一瓢來喝。
那就是愛情啊。」

當她選定了另一個人的時候,
作為閨蜜的,就好好的為她打氣吧。
你管她的那瓢好喝不好喝,
反正那就是她自己取的,那就夠了。

所以,那天晚上我說她的那杯sauvignon blanc算我請,
那是我揮著支持她追逐愛情的旗幟!
你說我推她去死我也會這麼說。(笑)

親,加油。

[默默地向被我出賣的鬼怪新娘、毒舌小妖怪以及正能量天使致以深切的歉意。
(鞠躬)]

[也給大家推薦這家我喜歡的安靜酒吧
Lan Kwai Lau
Minor Portion of G/F., & Basement, No. 2-3 Lan Kwai Fong, Central, Hong Kong]


淺談穿搭與寫作

在搞時裝之前
姐其實是一個文人
我的第一個社交網站公眾號是貼散文的
我打的第一份賺錢的工是教中文寫作的

那時候
認識的長輩都喜歡抓著我問說
哎唷我的孩子的中文作文寫來寫去都寫不好
你有沒有什麼辦法能教教他啊

我一如以往的答案是 沒有

後來在我接觸到時裝的時候
我發現兩者其實有著很多相似的地方

寫作這回事啊
是沒有辦法一步登天的

是的 可以抄襲
把名著抄抄改改的確是可以當功課交了算
像你打開時裝博主的網站照辦煮碗穿一模一樣的
沒錯 是鐵定不會出事
但裡面的內涵不是你的
所以換過題目你就不會寫
所以換過衣服你就不會穿

寫作是需要時間浸淫的
越看得多越能分辨當中的好壞
永遠只看一個人的穿搭
也不會能夠發掘到當中無限的可能性
越看得多越發現其實這世界真的很大

我通常都花很長時間教修辭的部分
每個人都有獨特的習慣用字跟修辭
那是突顯個人風格必要的元素
跟時裝的配飾是同樣的道理
讓大眾品牌的穿搭不至於落得平庸的下場

通常我的學生們到了這個時候
都會很努力地想要把我教過的修辭通通塞進同一篇文章裡
像有些人會想要把一切最華麗的都掛在身上
但當每一個段落都是高潮
結果就是文章沒有了高潮
當衣服每一部分都是亮點
整個穿搭就會失去了亮點

跟寫作一樣
時裝這回事啊
也是沒有辦法一步登天的

所以
到後來有人抓著我問說
哎唷我的衣服搭來搭去都搭不好
你有沒有什麼辦法能教教我啊

我一如以往的答案是 沒有

(笑)

《劃火柴的女孩 (番外篇) 》

如果,我們不曾相識,回憶不會屬於我們。

有一個晚上,我坐在靠窗的檯,看著那毛毛細雨,酒吧內的喇叭傳著 Lookin’ back on the things I’ve done…

而不知不覺間濕透的你站到我的檯傍,我猜是為了避雨吧。遞上了紙巾,你望了一望,呆呆的接上了。

看著你那憂鬱的樣子,大概生命中遇到甚麼不快。我翻開了袋中的煙盒,於盒的左邊有一支粗的,右邊有四支幼的。拿著幼的那支,點起了煙。你好像也回過神來,問起我可否借支煙來。

借煙,成了你與我的開始。

隨著一個又一個的煙圈,你開始慢慢的訴說你的事。說起如何記掛著那薄荷煙味。說罷你呼了口氣,或許呼出的不是煙,是思念前度。雖然你沒有說任何一句想著前度,但行動有意無意間提到他。或許你不曾想過回憶只會在腦內不斷的美化,直至新的到來。人誰無過去,就是最喜歡懷舊;懷舊沒有對與錯,只是活著陰霾中,不懂如何去建構將來。

你問我
「相信神嗎?相信命運嗎?有算命的說我今年盡是爛桃花
「我信命,但更信命運要由自己開拓
「我也是,不好的不信,因為很怕會成真,但更怕知道自己根本無力去反抗

於是,我捉著你的手在雨中跑往了一條後巷中。

找到了一個避雨處,我們喘著氣。
你問著我「雨還下著,幹嗎我們要跑出來?
我從那煙盒,拿出了粗的煙,點燃起來,說

「輕輕的抽一口

你乖乖的抽了一口,我說「藍莓是我最喜歡的味道

那一口以後,一口接一口,你我都忘了站在那裡有多久,發生過甚麼。

看著那藍色的霓虹門牌,雨也停下,我想我們今晚也到此為止,因為希望從來只是騙人的。這個社會就是有太多希望,是人不再懂得向前看,utopia從來都不存在,有的只是 dystopia。

離開你不是為了回來,是為了你能走得更遠。


三小時之前,我沒有想過我會認識他。

對我這個人而言,難過很多時候都沒有原因,它只是一種習慣。
像我喜歡一個人窩在公司附近的某間whiskey bar,也是沒有原因,只是一種習慣。
一般的日子點杯輕鬆點的lychee mojito,苦澀的日子點杯 Hibiki 17 on the rocks,就這樣。

我平常都坐在後院的桌子,好抽煙嘛。
我總以為,體內的愁緒會隨著呼出的煙圈隨風消散。

這天早上,本來還陽光猛曬,怎麼突然就下起毛毛細雨。
天氣,跟愛情沒什麼兩樣,要崩壞的時候,並不需要一秒鐘。

我趕緊拿起沾濕了的包跟外套,退到窗旁的位置。
坐在那邊的男生,給我遞過桌子上的餐巾。

我記得他。

我在這邊見過他幾次,他也總是一個人坐在那窗邊的位置,喝著很不男子氣概的鮮豔cocktail。我想,他大概是酒保的朋友,我好像偶爾也會看見他們倆在唱片機旁拿著些陳年黑膠唱片有說有笑。
我接過那餐巾的時候,他瞥了我一眼,然後自顧自從口袋中拿起煙盒,點起了一根煙。

我看著那個煙盒,想起了另一個人。

我也曾經愛過一個喜歡自己捲煙的人,那時候,他總說,有些事情還是要親手做比較好。

我回過神來,看著這男生跟桌子上的煙盒,問他能不能也給我一根。

「我前男友也喜歡自己捲煙
「這麼巧
「有些回憶總以為自己已經忘記了,卻會在最沒有防範的時候一擁而至

我也說不上為什麼,我們點起了一根又一根的煙,我跟這個陌生人講了很多關於我的事。我發現我可以沒顧忌地跟不認識講很多關於我的秘密,大概是覺得反正他們也不認識我,我也沒有什麼好怕被他們知道的。

他有好幾句話我記得特別深刻,像是
「回憶總是特別美好,因為那是被我們的大腦修改過的
「念舊其實並無不可,只是被陰霾纏住的時候錯過了些什麼,日後就別後悔

大概還有的,但我已經不太記得了,只記得我們從回憶往事談到西洋星象的時候,我想起年初那個說我今年情路坎坷的老頭子,我問了他一句
「那你相信命運都是注定的嗎
「我信命,但更信命運要由自己開拓,你不自己走出去,就永遠都走不出去

他抓起我的手,突然就往後巷跑過去。其實我不知道究竟我們正往哪裡跑,正如我不知道我的人生究竟在往哪裡走一樣。跑到喘不過氣的時候,他在一個避雨處停了下來。
「瘋了啊?還下著雨,幹嗎拉我跑出來?

他沒有答話,默默地從煙盒裡拿出了一根mevius,遞了給我。
「輕輕的抽一口

是一陣淡淡的藍莓味。

我們一直站在那邊,一直站,一直站,直至雨停下。
我看了他最後一眼,拿起我的包,就往前走了。
在他帶我走出去的那一剎那開始,或許我已經學會了不抱有希望,要發生的自會發生,不會發生的就不會發生,並不會因為我們抱有無謂的希望而有所改變。

三小時後的此刻,我知道我大概是喜歡上剛才那個人了。
而我,忘了問他的名字。
但至少,我知道,日後我的大腦一定會讓這一幕的回憶變得很美好的。

平安夜快樂。


special thanks: mister.lii @ themagicmoment.blogspot.com
also on: https://www.facebook.com/urbanessentials.hk/
photo credit: @des.lo

Never Stop Chasing.

前陣子
我以一個舊生的身分回去了自己的中學母校作分享
其實我掙扎了好久究竟要不要回去
因為回頭看我的人生
我不確定我有否資格去跟我的後輩談他們的未來

後來
我在想
如果可以跟五年前的自己說一番話
究竟我想要跟當年的我說一些什麼
然後我決定跟我的後輩們說那番話

這一個年代的孩子
很多都活在父母的期望下
循規蹈矩地走過他們過往二十年的人生
二十年後當你問他
如果不是有那條鋪排好的康莊大道
究竟你想要走一條怎樣的路
大概他們只會搖搖頭 說不出一個所以然來

Continue reading “Never Stop Chasing.”